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典型事例

典型事例

蟠洪河的好儿子——记山西武乡县新寨村党支部书记张书堂

作者:机关党委    所属单位:机关党委   时间:2009-12-30
  2009年12月10日,一连几日阴沉的天气还没有好转,流经武乡县洪水镇的蟠洪河依旧被锁在浓雾里。

  这是普通的一天,然而,就在这天,一个特别的人和他特殊的遭遇却让洪水镇很多人惦念。

  “今天已是第八天了,书堂为啥还没回来?”

  “在村里没见到他,按往常,书堂做一次化疗来回也就六天时间,今天就该到家了,我们来这里看看给他派的车回来没有。”

  “那可是个好人啊,怎么就得了个‘吃不得’病哩,唉!”

  ……

  “大家不要担心,我们早上和书堂通了电话,他在太原已经化疗完了,再去杭州做个检查,一半天就回来。”

  这天上午,洪水镇政府的办公楼里来了很多群众,有张书堂工作的新寨村的干部,有他老家寨坪村的老党员,还有其它村和认识他的群众。镇政府的领导不断地给群众通报着关于张书堂的最新情况。

  新寨村是蟠洪河边53个行政村中一个普通村子。张书堂是这个村的党支部书记。到这个村工作仅一年多时间,他为什么能牵动这么多人的心呢?

  谁敢勇担重任

  花甲之年,他已在寨坪村连任25年党支部书记,本该在家享清福。面对镇党委让他到邻近的新寨村工作的决定,他说:“我听组织的。”

  “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”张书堂走的却是一条和常人不同的路。

  2008年4月8日下午,新寨村的男女老少把村会计侯文斌家的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。多少年了,全村男女老少没有像今天这样期待……

  “今后大伙儿有什么困难,都跟我说!我的电话是……”简短的话语,顿时在人群中炸开了锅。

  “这不是张书堂吗?”一位年长的党员喊道。

  “张书堂是谁?”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他是地地道道的寨坪人,是个“能人”。从1976年任寨坪村党支部书记到2001年,并于1996年任镇政府挂职副镇长,2006年任镇企业办主任。

  熟悉张书堂的人知道,在寨坪村当党支部书记的25年中,他带领乡亲们开煤窑、架大桥、建学校、办企业、造良田、搞三产,大力发展集体经济,千方百计增加农民收入。到他卸任时,村集体固定资产达1200万元,集体年收入230万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4000元,村里实行了用电、吃水、烧煤、提留、上学“五免费”,老百姓年终有福利、节日有补助。寨坪村也由当时人均收入不足几百元、集体贷款数万元、穷得叮当响的小山村,率先跻身长治市“小康村”行列,村党支部被评为山西省“红旗党支部”。他本人也先后荣获“优秀党支部书记”、“先进党务工作者”、“特级劳动模范”等光荣称号。

  卸任后的张书堂有份相对稳定的工作,但让他担任洪水镇新寨村党支部书记,是镇党委经过反复研究后作出的决定。

  面对镇党委的决定,张书堂心里想:“我现在身体还好,也有精力,领导对我抱着希望,大伙儿都看得起我,我就算豁出这条老命,也要把这个新寨村建设好。”

  新寨村距寨坪村3里路,由新寨、娥头、季家庄三个自然村组成,全村120户430口人,1051亩耕地分布在沟沟梁梁,是远近闻名的乱窝子,历来就有镇上选派村支部书记的“传统”。村支部书记走了来,来了走。“一片滩,两座山,三个村,四条心。”仍是新寨村现状的真实写照。特别是近年来,肖家岭煤矿在新寨村开矿时曾承诺,为村民每年提供100吨煤。然而7年来,村民们没有分到过一斤。为此,村民经常与煤矿发生纠纷,有的还到县里上访,干群关系尤为紧张。

  嫁女不嫁新寨汉,当官不当新寨官。听说张书堂要去新寨,各种议论纷至沓来。

  同事们劝他:“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你在寨坪当了25年支书,已经吃够了苦,现在工作稳定了,还去受那个罪干啥?”

  家里人也说他:“家里一大堆困难,你怎能忍心不管呢?”

  对于张书堂的到来,一开始,新寨人有赞成的、质疑的、抵触的,众说纷纭:“他是个外村人,在镇里面还当着领导,还来咱这个穷村当啥干部?”,“快退休了,还当啥支书,在家享清福多好!”,“咱村为什么总要养活外人?”……

  尽管如此,有着40多年党龄的他二话不说,接过了新寨村党支部书记的接力捧。他说:“我听组织的。”

  事业在他心中

  进入新寨村,张书堂觉得有很多事情要做,尤其是过去该做而没有做的得加紧补做。

  “天不能改,但地一定要换。”张书堂心里卯足了劲。

  当兵出身的张书堂从来没有怕过什么。可从寨坪到新寨,接过账上留下的12元钱和140万元的贷款时,张书堂第一次皱起了眉头:“没有钱想为老百姓办件事真叫个难呀!”

  张书堂知道,要打开工作局面,首先要取得群众的信任,使他们意识到你是真心为他们服务的。从眼前最急需解决的煤矿纠纷问题入手,张书堂一方面走家窜户了解村民的想法,做他们的思想工作;另一方面积极同煤矿协商,最后由镇里出面达成共识:煤矿一次性支付村里35000元,从2010年起每年给村里供煤500吨、向村集体上交5万元占地补偿费用。

  当新寨人领到补偿款,看到自己和村集体以后每年都会有进账时,心气顺了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  工作迈出了第一步,张书堂暗暗思量:面对穷土恶水,要拔掉穷根,必须改变群众的观念,重整新寨山河。他说:“有句话叫做改天换地,可我认为,天不能改,但地一定要换。”

  老党员韩志祥怎么也没想到,他的一句话竟成了现实。那是张书堂到任后的第一次村民代表大会上,韩志祥指着对面的大片河滩说了句:“这里什么时候就能种上庄稼呢?”随意的一句话,竟让张书堂记在了心上。

  几天后,村里煤矿扩建,张书堂主动跑到矿上“拉关系”,承担起了处理土方的任务。一车一车的“废土”源源不断地倒向河滩时,他带领全村老小齐上阵,仅用三个月时间,80亩河滩变良田。村会计侯文斌算了一笔账,仅此一项节约30多万!

  第一把火就烧出了干劲,烧出了效益,烧到了新寨人的心坎上!

  “老百姓对我抱有希望,我决不能让大伙儿失望。”张书堂看准了的事决不言弃。

  张书堂没有满足。他召集党员、群众三天两头地开会,访民意,察民情,很快给新寨人描绘出了新的发展蓝图,确定了“一年打基础、两年见发展、三年大变样”奋斗目标。

  季家庄27户村民散居在山梁上,一条进村小路陡峭坑洼,晴天一身灰,雨天两腿泥,汽车进不了村,村民们没少吃交通不便、信息不畅的苦。张书堂决定为季家庄修一条水泥路。

  村里的地垫好了,可只有垒好坝地才不会被河水冲毁。垒一条千米大坝是张书堂在造地前就有的想法。

  新寨村7名村支委、25名党员,开会的时候都是“派会”,今天张三家,明天李四家。盖一个村级活动场所,建一个小广场,然后绿化、硬化……一张和谐文明的新农村画卷在张书堂脑海慢慢展开。

  自己已60多岁了,张书堂深知新寨的未来还要靠年轻一代的新寨人来建设。为此,他注重新一届村、支“两委”班子建设,对他们带一程,扶一段,送一路。在他身体力行的示范带动下,村里各项工作开展得井然有序。

  “跟着老张干,我们踏实。老百姓好日子刚开始,以后的生活更有看头啊!”村支两委的干部鼓起了劲儿。

  信仰高于生命

  他关心别人胜过关心自己,身患重症,他最挂念的还是村里的事情。治疗期间,他依然在蟠洪河边认真地书写着自己的人生答卷。

  2009年4月9日,张书堂上任整整一年。县商务中心作为帮扶单位要在新寨村开支部会。和往常一样,张书堂忙着张罗各项准备工作……

  第二天,他悄悄离开了村里。就在头天晚上,他接到长治二院诊断结果:贲门癌。其实早在几个月前,张书堂就一直感觉身体不适,但他没有当回事,直到前不久去长治出差办事,才顺便进行了检查。他的病,新寨人不知道,寨坪人更不知道!

  一个人对待疾病的态度,其实就是他对待人生的态度。“生命的价值不在于长短,而是看你为党做了哪些工作、为百姓办了多少实事!”接受采访时,张书堂对疾病毫不避讳,言语间流露出的是对党的事业的无限忠诚与热爱。“老百姓对我抱有希望,我决不能让大伙儿失望!”在他眼里,新寨的老百姓就是天,党的工作就是全部。

  病要看,但工作绝不能落下。张书堂三天两头地往省、市、县跑,找熟人,托关系,跑项目,跑资金;为了节约每一分钱,他经常步行到对面的公路上搭顺路车,饿了吃大碗面,晚上找家小旅店住;即使是在太原住院,天下雨了,他总要打电话问问村里有没有发大水、有没有危房,困难户、五保户怎么样,路边的水泥盖上了没;回来的第一站总是村活动场所工地。化疗有副作用,回来前两三天,他吃不下饭,睡不好觉,就干脆跑到村里干工作,拖着疲惫的身驱,一项一项布置、检查、验收。张书堂一辈子都在抢时间,这一次,他是在人生终点前竭尽全力地冲刺!

  在新寨村人眼里,季家庄人是幸运的。3里长的水泥路只用了一个多月就修到了家门口。对此,季家庄人最有发言权:“遇上雨雪天,村里进不来车,修房盖屋、婚丧嫁娶都得看老天爷脸色。现在好了,出门方便多了!感谢老张啊!”

  在新寨人眼里,张书堂是公道的。韩水明是张书堂的外甥,煤矿拉煤车压坏了庄稼地里的玉米,村委会组织对村民损坏情况进行评估,赔偿款送到了他家,可硬是给退了回来,媳妇还组织几个妇女去煤矿门口堵车。“该给的一定给,但集体的钱谁也不能多拿一分!”这是他留给外甥的话。

  当干部就要为群众干实事、办好事、谋利益,这是张书堂30多年来恪守的准则。他把新寨每个村民都看作是自己的亲人,把群众的生老病死、柴米油盐全都放在心上。采访张书堂时,记者听到最多的一句话,就是“老张是个好人”。

  67岁的老党员韩二尧有40多年党龄,为新寨村建设出了不少力,可从来没有出过镇。今年“七 一”,张书堂带着全村党员去县城“旅游”了一趟。

  “还有呢,去年中秋、春节,村里每人分了月饼、白面,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!”提起张书堂,韩二尧的老伴抢过了话头。

  村民韩俊德不会忘记,父亲去世后,在太原化疗的张书堂及时和煤矿协调,为他解决了1000多斤煤,还安排村干部帮着处理后事,随后又给他母亲吃上了低保。

  “心换心,赛黄金。”张书堂用一颗真诚心换来村民一片情,用高尚的人格和无私奉献的精神影响和教育着人们,赢得了大伙儿的尊敬和爱戴。得知他生病的消息,寨坪人来了,新寨人来了。

  一篮鸡蛋、几斤核桃、半袋小米、一只老母鸡……“都是自家产的,也没什么好东西。”、“赶紧养好病,再带俺们干大事!”乡亲们的肺腑之言,是对老张最大的褒奖。

  一天,五保户韩怀育在修路工地碰见了张书堂,赶紧买来四袋奶粉,嘴上还念叨:“有了病还乱跑,总算逮着你了,几袋奶粉补补身子吧!”在乡亲们眼里,张书堂是为新寨累倒的。

  任挂职副镇长、村支部书记,张书堂每月有1100元收入。然而,他每次化疗费用就得6000多元,至今已花了4万多元,却从没有向组织开过口。

  张书堂的三儿子患癫痫病长年需要人照顾,这都落在了老伴张先菊一个人身上,但是她没有一句怨言。她说:“只要老张决定的事,九头牛也拉不回。生活上是苦了点,可我不能拖他后腿。”

  张书堂带病坚持工作的事传到了镇里,洪水镇党委、政府十分关心他的病情,一有时间就打电话询问,出差办事总忘不了去医院看望他。

  一年多的时间不长,张书堂带给新寨村的虽然不是翻天覆地的变化,还远远没有达到他心中的目标,但新寨人却感受到了一种力量和希望。

  一个共产党员的信念是否坚定,一个基层党支部书记的宗旨是否明确,不仅体现在日常小事中,更能考验人的是在生死攸关的时刻。

  “还能活多久我说不上,只要身体能撑得住,活一天就要为党工作一天;活一天,就要为乡亲们多办一点事情。如果身体允许,明年我一定把村口的坝给乡亲们垒好!”——在病魔面前,张书堂黑了、瘦了,但他的话依然坚定。

  (《长治日报》记者郭思嘉 陈李峰 特约记者 石永兵 李勇)